电视评论节目的涅槃
——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节目解读


佘建兰


[摘要]与传统的电视评论节目相比,凤凰卫视的《时事辩论会》彻底打破了固有的评论信息传播模式,在裂变中创建了全新的评论信息传播模式。本文试从其评论传播的时间模式、内容模式、结构模式以及受众审美模式等四个方面对这一现象作具体阐述。
[关键词]裂变 评论模式 《时事辩论会》

  作为电视谈话体评论节目的一种特殊形态,《时事辩论会》在电视媒体中迅速崛起,成为最活跃、最有“观众缘”和最有生命力的节目之一。2003年3月3日,小型新闻评论节目《时事辩论会》在香港凤凰卫视推出后,不久即被日本NHK(日本国家电视台)卫星第1频道“海外电视节目大联播”看中,在该台中连续播出了三年,并成为联播中收视率最高的。而NHK 买的凤凰整体的栏目,也只有《时事辩论会》这个节目。
尽管每期时长只有短短的24分钟,但这档以辩论会形式推出的电视评论直播节目,给我国传统电视评论模式带来了彻底革新。评论在论辩中获得质的嬗变和突破,从而使得传统评论传播的时间模式、内容模式、结构模式以及审美模式都发生了裂变,令人耳目一新,电视评论节目的涅槃由此可见一斑。具体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 变录播为现在事件现场评论:改变了传统评论传播的时间模式。
   关于电视新闻评论的时效性,一般认为有两层意思,一是新闻事实的发生时间与新闻评论的制作时间间隔最短,二是新闻评论制作与传播的时间最短[1]。
   以此来考察《时事辩论会》传播的时间模式:在前一层时效意义上,由于《时事辩论会》的论题大多是头天晚上或当天上午临时决定的,做到了评说时差的最小化,有时甚至缩小为零,几乎实现了评论与新闻同步,达到对当前新闻事件的同步评说,故而时效极极强。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2004 年3月19日台湾大选的头天晚上,主持人赵兹在去电视台的路上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陈水扁刚刚挨了子弹,主编要求在节目中这个最新情况加进去,这在当时几乎是第一时间第一评论[2],与新闻事件的“现场直播”类似,我们不妨称这种评论为“现场评论”,因为它实现了“当下新闻当下评论”。由于论题是刚刚发生的新闻事件,这一事实题材中所蕴藏的理性信息,又是其他媒体尤其是报纸还来不及播报的,这就大大压缩了事件发生与评说的时间间隔,真正体现了新闻评论的新闻性,提升了评论的价值和信息含量。
   而在后一层的时效意义上,《时事辩论会》则完全实现了零时差传播。由于采取现场直播形式,评论制作和传播的时间是同步进行,两个时间段重合为一,这就实现了制播的“零时差”,使得信息传播作原生态呈现,从而实现了信息传播过程中的“零损耗”。 《时事辩论会》还把和观众互动的部分变成网上直播,由此形成辩论会场内和场外两个评说时间的同构对应关系。而以此观照我国传统的评论,由于一般是提前录制好的,大多是需要经过后期把关剪辑、删削方能展现的成品,加之论题通常冠以“近一段时间”、“近日”等模糊时间标识,因此评论的时效性是比较薄弱的。
   可以说,《时事辩论会》在双重意义上改变了传统评论传播的时间模式,其时效性是极强的。从评论功能看,它也大大压缩了新闻评论与现实生活的时间距离,能使现实生活产生当下的影响力。
  
   二、变单一观点的阐发为众声喧哗,改变了传统评论传播的内容模式。
传统的报纸和电视评论多采取一面式灌输,只传达一个孤零零的观点。很多论点从论题的题目上即可预知,毫无新意,评论重心也多在分析、阐释和对现有政策的深入解读上,即使邀请了嘉宾,其身份也不过是变相的本台评论员。总之,不管评说的对象题材内部构成何其复杂,传统评论都只有一种观点、一个声音的表达, “宣传”的标签仍旧明显。长期的一边倒,不仅造成信息传播的损耗,而且并未全面反映现实生活中意见信息的真实环境。
而凤凰卫视推出的《时事辩论会》不求终极真理和权威结论,但求畅所欲言和头脑风暴。通过多元话语内容的介入,实现了新闻信息传播的“全息性”特质[3]。正如凤凰台董事局主席刘长乐所言,《时事辩论会》很重要的是“强调不同”,是用辩论的方式,把新闻观点在对峙、辩论的状态中表达出来,从中可以看到百家争鸣,“真正的中国人的白热化探讨”。 评论趋向是争鸣型的,是以辩论形式评论时事。这种评论传播的内容模式对传统评论构成极大的颠覆和创新,使理性信息的传播与现实生活趋于对称。
《时事辩论会》的主持人不以本台评论员的角色出现,而持一种中立姿态,任凭百家争鸣,声音多杂:既有正面的声音、也有反面的声音,还有中间调和的第三种声音,甚至还有第四种、第五种声音和态度的存在。精英与平民的声音共存,深奥与平俗的话语并在,是《时事辩论会》的一大特色-—一方面是评论嘉宾的权威话语。他们大多是各个领域的学有所长的专家人士,掌握大量的研究证据,有不同职业和文化背景,立场观点鲜明而尖锐。另一方面由于采取直播,通过电子媒体和网络媒体实时互动,极端重视公众参与、公众互动和公众反馈,观众评论、民间话语被大量吸纳。其具体做法就是在每次辩论会之前,节目组提前将辩题发表在凤凰网论坛上,让网民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4] 另外在辩论会直播过程中,节目也会定时插入场外观众的最新观点,由主持人宣读网友留言和手机短信留言,并展示出观众对双方的支持图表。这样通过BBS网络平台和手机短信的联动形式向社会开放一个话语场,使部分受众具有代表性的观点从私人意见经由电视这一大众传播媒介途径公然登上大雅之堂变为公共意见。这就大大改变了我国传统新闻评论节目单一观点的内容模式,通过多方观点的激烈碰撞,真正实现了“众声喧哗”,不仅带来丰富的信息含量,而且实现了电视评论意见性信息世界与现实生活中多彩的意见性信息环境的对称,有助人们离真理走得更近。通过全面的反映意见性信息,为受众建构起全面真实的“拟态环境”,为民众提供一个理性的社会“认知模板”。
   这是因为现实生活中,各种争议性题材本身是客观存在的,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现象和问题,人们的认识也总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会伴随着无尽的争论、交锋和抗辩。《时事辩论会》正是尽可能按社会生活丰富多彩的这一本来面貌去全面、辩证地反映现实,这样的信息传播,才是遵循了客观事物和生活本身的规律,更加使人感到可信。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传统评论某种程度上提供的反而是片面的、不真实的意见信息环境。
  
     三、变封闭为开放的话语场,营构了三维立体的评论传播结构模式。
传统的新闻评论,无论报纸评论还是电视评论,构成的要素是两个:论题和立论[5]——无论赞成还是反对态度,基本是由评论员一个人自己谈自己的,既无人附和,也没有质疑反驳的声音,可谓孤家寡人。这样的评论是封闭的自说自话,不免狭隘逼仄。
   现在《时事辩论会》引入第三个要素,在“论题——立论者——驳论者”三维构成中形成话语言说的张力。它既是立论时评驳论化的产物,又是驳论时评立论化的产物。在多元话语力量的交叉抗衡中表现出积极的反扳意识,双方不断去颠覆对方的观点,不断地打破各种成见,从而营构出三维立体的评论模式。《时事辩论会》的评论主体既有内部嘉宾,又有外部受众。大家围绕一个共同关注的话题,以演播室为中心话语空间,以现在时刻为话语时间,以嘉宾辩论者的观点为中心话语场向外不断辐射传播,通过一轮轮具有强大磁力的信息波传递,让受众在心理上不断产生高强度的感应和心灵震撼。同时随着场外观众的手机短信观点和网络平台留言的不断介入,在嘉宾的主体思考和社会多杂思想的共振碰撞中,在辩论双方的交织旋转中搅动起一个信息话语漩涡。由此,电视评论真正实现了各种公共意见的承载者和传播者的角色,呈现出海纳百川的大家风范。场内场外及时交互,彼此激活,一股共时性跨时空舆论波由此生成,使得辩论会的焦点,在社会上引发有力的“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巨大反响。
   在辩论过程中,既有同类意见的补充与共鸣,也有不同意见的论辩与争鸣,思想对决的氛围轻松而活跃,这不仅体现在现场嘉宾的论辩中,观众的表现也很活跃。例如2006年6月29日的《中国有条件实行全民低保吗?》节目播放不久,观众短信就接二连三:
  
   观众一:维护李炜的观点,农民太要这个了,国家欠帐也要做。大好事!
   观众二:吴老忧国忧民敢说真话。国家财力已有显著增长,为了社会的和谐,为了父母官的良知,为了赤贫的同胞,应该及时实行全民低保。
   观众三:全民低保这一提法值得商榷,它容易使人联想到中国人过去的全民饥饿,再说并非每个中国人都需要低保。
   观众四:实行全民低保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央已着手努力的方向,农业税不是被取消了吗?但实行低保暂时不会可能吧?
   观众五:早该实行了!工人农民是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应是执政党的基本职能。希望公仆们能多听听主任的意见和建议。
   观众六:全民低保,提法不错。人人有机会发财,也有机会潦倒,这是一个理论上的进步,很好!
   观众七:是时候了,因为我们改革走的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相信中央杜绝全国党政浪费吃喝,这个费用就够了!
   观众八:我国正处GDP1000~3000美元的重要战略期,全民低保对解决战略期内的人民内部矛盾很重要!
   …… ……
  
   这里通过众多观众的积极参与,这种参与不管是虚拟参与(站在某一方的立场上支持和认同他的观点)也好,还是现实参与(BBS或短信留言参与评说、发表看法,甚至是家人之间相互争论起来)也好,总之它打破了其我国传统评论的封闭话语模式和寂静冷清的局面,勃发出一个热气腾腾、活力四射的开放话语场,期间激情飞扬的论辩总给人以睿智的启迪、开阔的视野和深沉的思索。
  
四、变静态为动态的接受审美模式,让受众不断获得连续的审美刺激。
   从审美角度看,传统电视评论如《焦点访谈》等,一般只传达一个单一的观点,平铺直叙,平淡无奇,是一种静态审美模式。现在《时事辩论会》运用辩证思维,做螺旋式的逻辑思维展开,层层深入,在短短的24分钟里迅速推进、完成话锋的凸现,从而构成互相颠覆、互相背离的两种张力,在动态较量中完成平衡中的运动,运动中的平衡。他们到底还会有何高见?对方接下来会如何接招反驳?在一系列充满未知因素的类似戏剧情境的多个小论点演绎中,观众完成了撩诱与触动、震撼与整合的心理交融过程。正是这种悬念机制的存在,观众才会自动放松警惕,不自觉间被辩论会俘虏,并获得最大限度的审美愉悦。例如还是在《中国有条件实行全民低保吗?》这期节目中,时事评论员李炜和博士王奔之间就展开了一场好戏连连的尖锐对决:
   李炜:自解放半个世纪都过去了,现在还有多少农民处在温饱线上。如果不实行(全民低保)的话,它只会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给你的社会造成动荡。
   王奔:我现在说的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而不在于它应不应该。九年义务教育是国家84年立了法的,结果都不能落实。那你说义务教育花的钱和全民低保相比那个多?
   李炜:对呀!你这个吃饭的钱都不够,生活没有着落,还谈什么教育呢?
   王奔:那你说义务教育这个国家立了法的事情都不遵守,那这个国家还要不要走法制化的道路?
   李炜:那连农民吃饭,就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舍得满足吗?
   王奔:现在报上登的总理帮农民工讨钱,这合法的钱都拿不到,你还……
   李炜:那是私人企业主的钱,我们先不管。我现在是说从国家拨钱实行。
   王奔:我觉得你混淆了“全民低保”和“国家扶贫”这两个概念。
   ………………
  
   一方面,从受众接受和鉴赏的层面看,辩论式评论建构了新的意见性信息接受的心理刺激模式,给新闻评论带来新的审美情趣。在收看和鉴赏节目过程中,辩论的悬念美感不断地刺激受众对意见性、观念性信息的期待,不断撩拨着受众的观赏欲望,又不断地影响调控着观众的情绪起伏跌宕,使受众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不断得到嘉宾新的观点、新的看法、新的信息的刺激与启发,叩人心弦。
   这里辩论双方连连设疑树靶,在一轮又一轮的交锋中即破即立、又破又立,这种多回合的思想交锋在“你来我往”中不断回还持续下去,有如起伏的波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此掀开一幅色彩斑驳的思想画卷。从新闻信息的接受心理看,这一由直播方式带来的连续刺激变传统电视评论给予受众的当下满足为延缓式满足:由于多元论辩主体在起伏破立中步步紧逼,不断地澄清误解,又不断地抛出新的概念,不断地开拓深层信息,使得受众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欲罢不能,不由自主地去进行种种猜测和推断、不断地惊叹、不断地分享体验,从而逐步达到物我合一的共鸣状态。在获得审美满足的同时,思考进而不断走向理性升华。
   另一方面,从受众参与论辩的体验层面看,观众在参与和体认中会主动开启心理触动机制,这是因为面对现场嘉宾激烈争论的多元声音,受众总会事先持有一种主观倾向和预设期待,如果发现了和自己相同的观点,会立刻引起强烈的心理共鸣,获得被认同的自我价值感,并通过对嘉宾、其他观众的的认同进入了一种心心相印的交融状态 ,促成愉悦的集体心理体验[6];反之,如果观点遭致对方反驳,则会精神亢奋、情绪激动。在接下来的辩论高潮部分,双方嘉宾争论进入面红耳赤、几近吵架的阶段时,受众也同样可以获得心理上的高峰体验。在听取正、反方意见的同时,他们也会调整自己的想法,或是坚持自己固有的想法,或是接受别人的意见而改变自己的想法,正是在这样一些过程中,受众不断获得连续的审美刺激,由此造就了动态的接受审美模式。
  
  
【注释】
[1]赵振宇.现代新闻评论.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2月第一版.
[2] 赵兹.《我到凤凰开时事辩论会》.《经济》2005年第10期
[3]李元授 陈扬明《新闻传播学》. 北京:新华出版社.2001年12月第一版.P198
[4]辩论会论坛开办的前8个月时间内帖子数量已经超过12万7千多个,名列凤凰网站论坛前列。
[5]黄家雄.笔挥左右,墨洒正反——析《大家谈》中的“对论”.新闻前哨.2006.11.P13
[6]胡庆龄,赵坤.戏剧审美接受心理机制探微.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1
 
  作者单位:湖北大学文学院新闻系2005级研究生班
  责任编辑:曾瑜






 
 



南 方 电 视 学 刊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http://southtv.gdtv.cn/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或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