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冷思:制播分离与媒体转型
——第五届中国电视南方论坛综述

余得通 谢江林

11月1日,北方的京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南国的广州还是夏日般的温热。一冷一热,两极的感觉,正带来了一场电视理论学术会议的氛围。是日,主题为“制播分离与媒体转型”的第五届中国电视南方论坛在广州长隆酒店国际会议厅举办。本届论坛恰逢广东电视台50周年生日,这一特殊背景也为本届论坛增添了别样的色彩。
中国电视南方论坛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与《南方电视学刊》五台(集团)协作体(广东电视台、广西电视台、海南广播电视总台、广州电视台和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共同主办的国内较有影响力的高端电视论坛,于2000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届。
随着我国文化体制改革的推进,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企改制的方向进一步明确,而“制播分离”在经过多年沉寂之后,也再次成为了广电业界的热门话题。业界对制播分离改革的不同理解主导了形态各异的实践,学界对制播分离改革也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在制播分离的改革过程中,电视人遭遇了一系列急需在理论与实践上解决的问题。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媒体转型的问题。广电业经过30年改革发展,今天它所面临的是一个生态迥异的媒介环境。如何实现媒体转型,保持可持续发展,也是广电人关注的一个焦点。
缘于此,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与广东电视台、广西电视台、海南广播电视总台、广州电视台和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再度携手,在广州举办第五届中国电视南方论坛,就当下电视人关注的问题,以“制播分离与媒体转型”为主题,邀请业界精英和学界专家开坛探讨,以启迪和创新思维,充当中国电视事业和产业改革和发展的推手。
出席论坛的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广电局局长杨健在开幕式上致辞时指出,制播分离是我国电视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将节目制作与广告经营剥离出来成立公司,有利于广播电视台集中精力搞好宣传,有利于制作部门更好地利用资源,把我国的影视产品生产得更多、更好。我们要敢于放手、舍得放手、善于放手、加大放手,利用社会资本进行公司化、市场化运作。只有深入推进节目制播分离改革,改变单纯的自制自播模式,才是制播分离改革最基本的诉求;只有科学认识制播分离,科学应用制播分离,引进竞争机制,把领导说了算变成市场说了算,才是制播分离的精髓;只有充分调动制作公司的积极性,发展和壮大制作公司的经营实力和能力,使之成为合格的市场主体和重要的广播影视节目生产商和供应商,才能实现制播分离的最大化。
在论坛上的演讲嘉宾有: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原副总编辑黄勇、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副总裁林罗华、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总编辑张健、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总编辑陈君聪、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TVBS)总经理杨鸣、《中国数字电视》杂志总编辑包冉、广东电视台节目中心主任张金春、北京大学教授陆地、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静平、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朱剑飞。
以下选录他们演讲内容的精华,综述其观点和见地,献与读者分享: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原副总编辑黄勇在以《论广播电视整体转型和制播分离改革》为题演讲中,注重宏观层面的思考,首先提出了当前广播电视进入了整体转型和科学发展阶段,这种整体转型体现在理念转型、业态转型、功能转型、体制转型这四个方面。对如何推进整体转型的问题,黄勇认为应该在确立科学发展的理念、实施内容创新战略、公共服务均等化战略、内外并重传播战略、产业发展战略、制度创新战略、人才兴业战略等七个方面作出努力,并大胆预测这次整体转型大约需要20年左右,也就是从2000年到2020年,国家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实现为止。关于制播分离,黄勇从宏观开论:制播分离改革从实质上来说,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进行广播电视生产关系的大调整,其目的在于充分带动系统和社会力量,发展壮大节目内容生产能力,培育节目市场主体,提高规模化、集约化的生产制作水平,促进广播电视产业发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扩大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这是制播分离改革的根本方向和目的,必须牢牢把握。制播分离改革还应该把握好以下几个原则:1、遵循两大规律,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规律;2、遵守政策底线:可分离经营的制作节目是指影视剧、动画等节目,不包括新闻、时政节目,广播电视台要牢牢把握节目终审权、资产控制权等;3、坚持实事求是,不能搞一刀切;4、坚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

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总编辑张健以《推进制播分离 促进广电发展》为题,结合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的实际,分析了新形势下制播分离的必然性,总结了美国及国内一些电视台的制播分离经验,并认为制播分离是广电自身发展的迫切需要,是满足受众需求的迫切需要。张健着重谈了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制播分离的探索和经验。他指出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与上海文广及其他传媒集团的一个不同点,即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保留着台的编制,就是集团和台,包括下面的频道,这是由广东的实际决定的,因此南方传媒集团推行制播分离改革的时候,要分清台和集团的两个层次,分层推进,按照现代企业的制作要求,组建影视剧等节目制作公司,采用委托制作、社会招标等方式,调动社会力量;集团旗下的各个电台、电视台采取委托制作、联合制作或者是由台内、集团内、制作公司独立制作的方式进行相关的制播分离改革。张健还强调要深化内部管理改革,改变自己生产、自己制作、自己播出的“一条龙”生产方式,通过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有效改变浪费现象严重、节目创新乏力等现状,防止制播分离流于形式。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总编辑陈君聪发言题目为《深圳广电“制播分离”改革的探索与实践》。他介绍的深圳经验包括:1、在集团内部试行适度市场化运作,力推品牌栏目“独立制片人制”改革,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并在财务上进行独立核算;2、积极探索采用委托制、合作制、招标制等多种方式,实现节目生产制作与播出的适度分离,同时确保牢牢掌控节目的所有权、使用权、审查权、播出权、定位权和栏目制片人的制作权,对质量不高,没有培养前景的栏目分别做出停播,黄牌警告处理;3、引进社会资本,积极探索频道频率公司化运营,为进一步投融资体制改革奠定基础;4、利用社会资源,成立公司加强影视节目制作,实现集团由传统“制播合一”的广电传媒向广电节目内容提供商的转变;5、在“统分结合”的原则下,逐步推行“制播分离”的配套改革。深圳广电集团所谓的统分结合,即有统有分,体现媒体责任的坚决“统起来”,可以实现市场化运营的坚决“分下去”。

北京大学教授陆地在极短的时间里,精辟性地总结了新一轮轮制播分离的四个特点:从上(从上而下)、从重(从中央电视台、上海文广开始),从快,从优(从效率的优化来考虑),及四个难点:人员身份的转换问题、资源的划拨问题、节目制作公司的自立和自理问题、资产增量及税收的问题。陆地更大胆提出当下中国电视产业发展的问题就是一个“功能黏连综合症”,我们自己把问题搞复杂了,国际上那么多电视台从来没有我们这么多的烦恼,就是我们把简单问题搞复杂了。中国电视改革的方向首先应该是公商体制的建立,即公营体制和商业体制的建立;第二是方法上实现功能分离。中国的电视台不是经营性资产分离的问题,而是一部分电视台要变成商营电视台,一部分电视台变成公营电视台,公营电视台担当社会宣教的功能,商业电视台承担娱乐、科教的功能,包括纪录片或者体育节目,这些进入可以公司化运作的频道。陆地认为,现在我国广电业改革的方向错了,方法错了,诊断也错了,药方也开错了,单有一个没错,就是我们要实现的几个目标:市场化目标、专业化目标、规模化目标、品牌化目标、国际化目标。

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TVBS)总经理杨鸣带来了新鲜的“资讯”: TVBS实行制播分离的初衷是为了降低节目的制作成本。他们同样认为制播分离需要一定的控管,新闻、文化、教育等等节目由于有着社会教育意义和对社会意识形态的重责大任,仍然应该坚持自制,而综艺节目可以由外部承担,但到了某一个阶段,由于成本上升的原因,电视台的经营者将重新思考是否应该要收回自制。杨鸣认为,制播分离虽然可以降低成本和大副裁员,但电视台是知识经济的产业,不管是创业还是知识,大家都应该知道这是以人为本的产业,为了要维持电视台在制播分离的主导权、主动权和保持一定的弹性,台内维持一定人数的制播精英人才是不可或缺的条件,唯有这样才可以确保电视台不会受到外制公司的挟持和牵制。

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副总裁林罗华作为刚刚在整体转型走出了关键一步的上海嘉宾,带来了大家的期待。他分析了当前我国传媒发展所面临的新的变局,介绍了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为应对变局要施行的两个“转变”:一是从为播出而制作,逐步转向为市场而制作;二是从一个地方广播电视机构逐步转变为一个面向全国乃至全球华语世界的内容提供商、发行商和服务运营商。新挂牌的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力图发展成为未来在中国乃至国际具有广泛影响的大型文化骨干企业。公司将对最具市场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进行重组,打造一批面向市场的独立子公司,创新经营机制迅速做大做强,把这些子公司建设成为制播分离以后文化传媒企业的“小巨人”。林罗华还简要介绍了炫动传媒、上视传媒、东方购物、第一财经、星尚、新娱乐、五星体育、真实传媒、五岸传媒等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知名品牌的发展状况。

广东电视台节目中心主任张金春在具体实操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小制播分离(例如组建电视剧制作中心或者单一频道的制播分离)没有前途,难以实现做强做大;局部上市也很难做到扩张,很难做到形成产业链,容易出现大量的关连交易,肯定会受到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制约。张金春认为,广电产业链要想画圆,关键在三权上,即总局一再强调的、不能市场化的播出权,审查权、编排权。他认为这三权当中的两权,即审查权和播出权是不能进入市场的,但是编排权则可以考虑进入市场,因为节目前后顺序编排对媒体的宣教功能不会产生大的影响。编排权对内容产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如果要是剥离的话,我们能把这一块剥离到产业里面,产业就画圆了。

《中国数字电视》杂志总编辑包冉以《辨析新媒体的三个关键词》为题,激情、锐觉的演讲提高了论坛的兴奋度。他指出新媒体从“碎片化”到“聚合化”,再到“泛在化”的发展过程。碎片化,是数字网络对现实生活的影射,即新媒体大量占用了人们的碎片时间,并不是新媒体把传统媒体的关注度和时间抢走了,而是新媒体适应了生活节奏、社会结构到人际关系日益碎片化的倾向,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互补性大于竞争性。聚合化,是数字网络对现实生活的重构,是对碎片化的反动和严禁,在碎片化基础上的新媒体聚合,才是新媒体的“新意”所在。泛在化,是数字网络对现实商业的归纳与集合,是新媒体所创造的真正价值,从终端表现形态上是三屏合一,从网络承载内容的通路上,表现为泛在网络,从运营主体的辨析上,表现为三网融合。包冉介绍了Google、Apple、Discovery和Hulu的商业模式及变迁,指出了广电业要努力去做媒介,把自己做成高级的媒介,不要永远抱着传统媒体这一块蛋糕。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静平的主题演讲《三网融合背景下中国广电产业的战略转型》包括四方面内容:1、三网融合的机遇;2、物联网的新景观;3、广电网站的现状;4、广电产业的转型。曾静平认为三网融合无论往哪个方向发展,都面临一个问题,即融合的步骤:首先是网内融合,第二步是网间融合(如电信网跟互联网、广电网和互联网),最后才是全方位融合、三网融合。物联网是个新课题,曾静平介绍了物联网的概念、功能,以及目前国内相关的研究概况。关于广电网络,曾静平主要分析了目前存在的问题:区域发展不平衡,广电发展不平衡,域名管理混乱,风格定位不清晰,文化输出不足,缺少独家报道,传统广播电视和网站缺少衔接等。关于中国广播电视产业的转型,曾静平认为:首先要考虑怎么样跟电子商务进行融合;第二,数字电视和物联网怎么样紧紧融合在一起;第三,以广播电视网站作为支撑,我们的电子商务才能发展;第四是媒体购物的发展;最后是如何把物联网跟广电产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朱剑飞演讲的主题是关于近十年中国广电传媒集团化改革的思考。他认为集团化的问题、制播分离的问题,关键是要从惯性思维中解脱出来,我们的思想解放跟实行改革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国内广电媒体的集团化改革可归纳为四种类型:理想创业型,过渡发展型,言行脱节型,行政翻牌型,朱剑飞概括了12个“最”,分析了国内11个最具代表性的集团化改革案例,而第十二个“最”则一语点破了当前集团化改革的窘境:最让人不自在的是整个广电传媒界大群自诩成功者但又不得不面对嘎然而止或随后命运可能被矮化的场景。广电集团化呼唤“二次革命”,必须从资源整合、整体法制、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的角度认识集团化,从广电的政治、社会与经济三重属性及关系来推动产业化,从产业价值链的完整意义去操作产事分离,从产业立法的角度为整体转制提供良好的行业发展环境。

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王锋先生为本届论坛致开幕词并担任嘉宾演讲环节的主持人。为时一天的论坛开得紧凑而富有成效,出席论坛的南方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白玲、广东省广电局巡视员陈一珠、广东电视台台长曾国欢、广州电视台党委书记冯元等业界领导,以及来自美国说、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华语电视机构的主管和国内23个省级电视台、相关高校、报纸期刊的业务骨干等200多人济济一堂,分享了专家学者们的思想闪光和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广东电视台



 





 
 



南 方 电 视 学 刊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http://southtv.gdtv.cn/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或更高